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主角叫余可霍今山的小说 余可霍今山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发表时间:2020-03-25 18:02:53    编辑:泪冰清
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

《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是由作者星梦清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精彩节选:三年前,她爬姐夫的床,大闹姐姐的婚礼。背着千夫所指的骂名,她成了燕京城名家豪门的霍太太,外表光鲜亮丽,私下里却过的像地沟里的老鼠,不见天日。——在男人眼里,她是个爬姐夫床的荡妇,是个不知廉耻的垃圾。在家人眼里,她是害亲姐残疾的罪魁祸首,无情无义的白眼狼。她害的余文汀成现在这个样子,活该她用她的一生幸福去弥补。余文汀站不起来了,他也斩断了她的自由。余文汀疯了,他也要把她逼疯。余文汀不能生,她就替她生。——直到她以谋杀罪名锒铛入狱行刑在即,她才恍然明白,霍今山杀伐决断,在伤害她这件事上,从未手软。...

作者:星梦清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 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是星梦清河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余可霍今山,书中主要讲述了:余可赢了,隔天她就被男人提上车,带往他们的新居所。一间二百平的公寓,在市中心,距离公司很近。虽然共处一间卧室,但是男人并没有碰她。除了排卵期,她一向见不到他,现在能和她同居,已经是对她莫大的恩赐了。余...

《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 第三章 交易 免费试读

余可赢了,隔天她就被男人提上车,带往他们的新居所。

一间二百平的公寓,在市中心,距离公司很近。

虽然共处一间卧室,但是男人并没有碰她。

除了排卵期,她一向见不到他,现在能和她同居,已经是对她莫大的恩赐了。余可嘲讽地想。

她端着摄像机在家里拍了一圈,希望能给孩子留一些视频证据,让宝宝知道,他的爸爸妈妈曾经也很恩爱,他的到来是被期待的。

男人洗了澡出来,慢条斯理地换衣服,淡漠道,“今天中午有会议,不回来吃饭,晚上八点到家。”

平凡无奇的话,出自他口就像藏着刀,能杀人。

余可放下摄像机,像贤惠的妻子一样,主动帮男人系领带:“我们公布婚事吧。”

男人的脸色显而易见地黑了下来:“劝你不要肖想不该得的。”

空气有短暂的凝滞。

她盯着他的眼,委屈地哽咽:“霍今山,我要走了,要把我的孩子给你,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想要点补偿,也不行吗?”

“我这个秦夫人,过得还不如地沟里的老鼠。”

她要走了,明知道于事无补,还是想在临走前,给自己留下点美好的回忆,给余文汀添点堵。

她小心翼翼看他,毫不掩藏眼神里的爱意。

男人不耐地收紧了领带,目光岑冷,权衡许久才漫不经心点头:“可以。”

“那你送我去剧组。”余可眼里漾出一抹笑,立刻换鞋拿包。

三分钟后,她赶在男人踩下油门前挤上车,在他如刀的视线下,迅速扣上安全带。

“滚下去!”

余可只觉得心口又被捅了一刀,疼地滴血,如果今天上来的是余文汀,他会让她滚么,他怕是连句重话都不会说。

“送我去剧组,你答应的。”

霍今山脸色黑沉:“余可,我没有想到,你这么不知廉耻。”

“秦总就是这样哄人的么?”她板着脸讥讽,眼泪都往肚子里咽。

男人无视她,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车子汇入车流,在高架上疾驰,卡在超速的边缘,余可知道,他是不想和她共处,想早送早解脱。

“晚上你还来接我么?”

男人没有回答。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沉默,车载蓝牙里传来余文汀难耐的喘息。

“晏哥哥,你在哪里,我肚子好疼……”

霍今山突然踩下刹车,如果不是安全带牵着,余可就撞到挡风玻璃上了。

他冷漠催促:“下车。”

余可咬着唇,死死抓着安全带不动:“我不会下去的,霍今山……你就不怕我把……”

男人没耐心听她讲,亲自下车将她扯了下去,膝盖撞到道旁栏杆上,发出彭的一声巨响,余可疼得感觉骨头都被撞断了,男人却看都没看一眼,转身上车。

在他心里余文汀不能出一点意外,她喊个疼,就要了霍今山半条命。

可她余可不一样,死了他都只会额手称庆。哦不,他还会可惜,她死了就没有人能生下和余文汀有几分相像的孩子了。

余可和余文汀是亲姐妹,再没有比余可更合适的代孕母亲。

余可心疼到麻木,不顾高架上的车来车往,不怕死地冲上去,像个小炮弹一样,死死地箍着男人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告别吻,老公再见。”

车载音响里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吸,带着痛意,余文汀也听到了。

余可得意地翘起嘴角,她就是故意的。

男人仓促挂了电话,狠戾的目光落在面前女人身上,烈火一样要把空气都烧着。他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拉到面前狠狠咬下去,直到尝到了血腥味才罢手。

等车子扬尘而去,余可痛苦地抹了把唇上的血。

她就是故意的,她得不到的,余文汀也别想要。

余可旷工两天,再次出现在剧组时精神萎靡,眼睛下挂着大大的黑眼圈,走路一瘸一拐的,看起来就像是被人狠狠蹂躏过一样。

余可一露面就被何岸拉住了:“脚怎么了?”

“走路太急摔的。”

她不想说出来让何岸担心,没把被袭击的事告诉何岸,随意编个谎话糊弄过去。

“你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一切都要小心。”何岸一脸心疼,“霍今山给你安排的保镖呢?之前寸步不离的,能用到的时候怎么不见了。”

是她自己要求不要保镖的,她想过寻常夫妻的日子,想编织一个梦,给自己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

余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表情有些尴尬。

何岸眼神一痛,默契地没再追问下去。

“我不是责怪你,我只是恨我自己没能力保护你。”

未尽的话藏在深情的眸子里,可余可不敢看。

何岸定定地望着她,不放心地捏了捏余可的手:“要是有委屈别扛着,有我呢。”

他的话一出口,余可的眼泪刷地就淌下来,她把头埋在膝盖上,故意赶人:“我能有什么事,我好得很,忙你的去吧大导演。”

她是个自私的人,愧受何岸对她的好。

距离八号没几天了,她要尽量争取时间和何岸商量行动计划。

休息的时候,余可给霍今山发了条信息,让他晚点来接。不过秦总这会儿可能温香软玉,根本不会理她。

不一会儿,她接到一个视频。

余可以为霍今山回话了,心头一喜,随即就见霍今山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画面内。

小说《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 第三章 交易 试读结束。

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
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
星梦清河/著| 现代言情| 连载中
《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是由作者星梦清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蜜爱染婚:孕妻哪里逃》精彩节选:三年前,她爬姐夫的床,大闹姐姐的婚礼。背着千夫所指的骂名,她成了燕京城名家豪门的霍太太,外表光鲜亮丽,私下里却过的像地沟里的老鼠,不见天日。——在男人眼里,她是个爬姐夫床的荡妇,是个不知廉耻的垃圾。在家人眼里,她是害亲姐残疾的罪魁祸首,无情无义的白眼狼。她害的余文汀成现在这个样子,活该她用她的一生幸福去弥补。余文汀站不起来了,他也斩断了她的自由。余文汀疯了,他也要把她逼疯。余文汀不能生,她就替她生。——直到她以谋杀罪名锒铛入狱行刑在即,她才恍然明白,霍今山杀伐决断,在伤害她这件事上,从未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