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读文学网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 朱七慕九 著

连载中 溪草谢洛白

更新时间:2020-02-14 11:32:12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是作者朱七慕九所著的一本民国情缘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精彩节选:为从花楼中脱身,溪草冒险偷了份作战图。却害“活阎王”谢洛白险些吃了败仗,谢司令冲进烟花巷将人拎出来打算弄死,却意外发现自己捡了个小怪物,三教九流的手段便罢了,可洋文、油画、马术她居然也会?正好用来冒充失踪的表妹讨母亲欢心,顺便还能在交际场上给政敌使使绊子。本是场交易,谁知谢二爷自己入了戏,干完活却不放人了怎么办?逃又逃不走,打又打不过,溪草愤然揪起谢二衣领“姓谢的,你不要脸!”,谢司令置若罔闻,扛起她就往回走。“若夫人和脸不可兼顾,为了夫人,也只好不要脸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一遇到姓谢的,就没什么好事,溪草打心底不想去,但即便拒绝,恐怕陆荣坤用轿子都要把她抬去恭送谢洛白。

她只得硬着头皮跟出去,脚步沉重,脸色也很沉重。

谢洛白横了她一眼。

“丧着一张脸,怎么?很讨厌见到我?”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溪草这么想,却绝不敢这么说,忙道。

“岂会,是二爷多心了。”

谢洛白哼出一声冷笑。

“白天的事,我可还记着,下次再敢对我甩脸子,就把你挂到城墙上。”

溪草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他所说的白天的事是指什么,差点吐血。

一点点的忤逆,他居然能记到现在,还对把人挂上城墙这件事,有着谜样的热衷。

真是记仇又变态。

溪草只得强行堆起一个假笑。

“是,以后不敢了。”

谢洛白对她这种低眉顺眼的态度,尚算满意,居然颇有兴致地问起她刚才的事情来。

反正陆荣坤在谢洛白眼中一文不值,溪草没什么顾虑,便一五一十地说了。

“很精彩,女人,还挺可怕的。”

谢洛白弯起唇角,如此评价。

溪草颇为无语地望着他。

明明你更可怕,她这点雕虫小技,和他动辄挖心掏肝的举动比起来算什么?

谢洛白的眸子又润又冷,泛着迷离的光点,似乎陷入了沉思。

“你很适合送到旧宅门里做妾,我倒很有兴趣看看,你对上那女人,会是什么情形……”

溪草猜不透此人到底在想什么,却生怕他一个兴致来了,就真的付诸实践,把她嫁给遗老做妾,好看看有趣的事,她连忙赔笑道。

“二爷千里迢迢将我带到雍州,自然不是为了看这种有趣的事,二爷若是要给我什么任务,不妨直说,我自信应付得来。”

她大概猜到,谢洛白的目的,和陆家有关,可具体要做什么,他从来没有说过。

谢洛白笑笑。

“自然是有任务,不过我还得再考察考察你的能耐,陆荣坤那边,我可不会再帮你,毕竟事事都要我出面,我还不如把你丢回窑子去。”

不是挂城墙就是丢窑子,除此之外,他还会别的吗?

她从小养尊处优,即便沦落花楼那几年,也没被人这么贬低嫌弃过。

溪草真的有些恼,语气也不自觉赌气起来。

“我自己可以,并不需要你出面。”

谢洛白哦了一声。

“既然如此,想必姆妈给你的钱,我也可以带回去了。”

溪草这才注意到,何副官手里抱着一个黑色的匣子,看那大小,里头的东西绝对是金条,而且至少有二十根。

谢夫人真的准备了见面礼,可是陆家来得突然,匆忙之下,便忘了给她,让谢洛白跑一趟,除了确定她的安全外,还有雪中送炭的意思。

溪草眼巴巴地看着那个匣子。

她真的很缺钱。

如果没猜错的话,妹妹润沁也和她命运相同,被陆荣坤卖进了花楼,给她赎身需要大笔的钱。

将来找到润沁以后,她打算带着她逃到国外,寻一个没有战火也没人认识她们的地方,平安度日,且不需要为生计发愁。

实现这个计划,需要大笔的钱。

润沁十三岁了,离开脸还有两年,她必须在两年内凑足这笔钱。

谢洛白第一次在她眼中看到了渴望。

不过是钱而已,他原以为她来历诡谲,这些身外之物,是看不进眼中的,没想到不过这么点钱,就让他看到了赤裸裸的欲望。

求而不得的脸,才最有趣。

他示意何副官,将那一匣子金条放进车里,溪草忍住想伸手去抢的冲动,扬眉强调。

“二爷,你不能这样,这都是夫人给我的心意!”

死丫头虽然表现得对他十分敬畏,但谢洛白看得出来,她是面服心不服,连应付他的笑容,也是懒洋洋假惺惺。

难得见她真的急了,谢洛白心情不错。

“你不是很会赚钱么?一来就空手套白狼,敲诈了陆荣坤五根金条,我看今后你完全可以自己想办法。”

溪草眼睁睁看着谢洛白长腿迈进汽车,左手轻轻拍着装满钱的黑匣子,嘲弄地看着她笑。

溪草气得浑身发抖,她立马忘了谢洛白此前的警告,口不择言道。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堂堂一个大军阀,总司令,居然对女人这么抠门!”

谢洛白生平第一次被女人骂抠门,一时愣住。

很快他便寒下脸,扬眉带点挑衅。

“臭丫头,是我的女人,我自然就会大方,你算么?”

溪草气得涨红了脸,平复了半晌,一脸不削。

“那我不要了,二爷拿走吧!”

她需要钱,却也不会因此丢了尊严,被这个混蛋占了便宜去!

谢洛白带着云端之上的高傲,自然不稀罕占女人便宜,不过是一时不知如何反驳,脱口拿这话堵她而已。

可是溪草一脸嫌弃,他却不高兴了。

谢洛白再不看她一眼,冷冷关上车门,吩咐小四开车,将溪草远远地抛在陆公馆门前。

副驾驶的何副官,忍不住悄悄和小四交换了一个神色。

今天二爷,可有点失态了。

谢洛白虽然狠辣无情,可得祖辈大男子主义的真传,始终认为女子如水,男子如钢,所以男人就该保护女人,让着女人,所以很少和她们一般见识。

总之一句话,女人只要一不伤天害理,二不破坏他的大事,余下怎么作,他都懒得计较。

像曹玉淳或陆良婴那种,谢洛白讨厌的类型,他也不会折损自己的风度,主动去为难她们。

当然,那个丫头,既伤天害理,又破坏过他的大事,不能算在其中。

所以他折磨她,惩罚她,也是可以理解。

但出言调戏是什么鬼?

谢司令一向不解风情,对于纠缠他的女人,一般就只会两招,冷硬拒绝,或置之不理。

最后那句轻薄的话,一点都不像谢洛白说出来的。

大概、可能……是气糊涂了。

小四和何副官默默的想。

小说《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 第14章 我的女人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