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读文学网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 公子倾纯 著

已完结 靳灯霍域

更新时间:2020-02-14 14:52:00
独家小说《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是公子倾纯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靳灯霍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为了活下去,和那个恶魔般的男人极尽周旋!可没想到腹黑帝少动手能力强,直接逼得她无路可退!她恨得牙痒痒:“谁稀罕你的动手能力!”某人气定神闲:“不信那就试试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这霍少很高,大概有一米九了。

哪怕现在是隔着一米的距离,哪怕他都没有回过头来,靳灯都感觉很有压迫感。

她顺便强迫的不让自己去看这房间里放着的各种型号的枪支。

霍域转过身来,就看到靳灯整个人很畏寒的恨不得整个人缩到衣服里,裹的严严实实的。

本来就小小的巴掌脸被帽子围巾挡的只露出那一双漆黑亮泽的眼睛,那双眼睛现在红红的,一瞬一瞬的紧盯着他。

可怜兮兮的。

小小的,纤瘦的,简直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有点……可爱。

恰时,霍天送了他的晚餐进门。

霍域慢条斯理的看着霍天打开一个又一个餐盘,他冲着靳灯招手,“过来,陪我吃。”

只要他一捏,这只小兔子就难活命了。

清一色全是的素菜!

番茄炒西兰花,青椒炒胡萝卜丝,炒茄子,还有三盘炖的菜不像是本土的货色,她只能分的出这都是些素菜。

没一点肉啊。

靳灯顿时恶寒,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么大块头长的高大壮的男人竟然还是素食主义者。

霍天在霍域的示意下,给靳灯一副碗筷。

靳灯此刻也解开了围巾和大衣帽,愣愣的看着。

她可是实打实的肉食主义者,典型的无肉不欢,她不知道从哪儿上手啊。

霍域瞧她模样,鼻子红红的,眼睛水灵润色,捏着筷子一边看菜色一边偷偷瞧他。

他不动声色的挑眉,在离她最近的盘里夹了一筷子青菜给她。

他说:“吃吧,美味又营养。”似乎心情不错。

靳灯还是有点怕他,忍着嫌弃,夹了一根进嘴里嚼。

她的行动明显愉悦了对面的男人。

霍域勾着唇,在每一个盘子里都搜刮了几下,夹给她。

靳灯张了张嘴,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

“我身体刚恢复了点,食量小,实在吃不下,我帮你捶背**吧!”

“恩?”

靳灯麻溜的绕过桌子走到霍域身后,双手就在霍域肩膀处揉捏起来。

霍天吓了一跳,这姑娘要被摔出去,她这小身板能受得了么!

他打眼瞧向自家霍少。

只见的霍少身体一僵,一脸的冷色还顿在那儿,并且紧蹙着眉,此刻神情显得有点滑稽。

霍天赶紧低头,一眼都不敢再看。

霍域只觉得一双小手在自己的颈背上揉揉捏捏,隔着一层浴巾布料仿佛都能感觉到她的柔软。

她显然不是新手,几下揉捏都恰到好处,他之前埋头处理了半天文件带来的酸胀感又去掉了一些。

他抿了抿唇,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霍域今天多吃了半碗饭。

“手活不错。”他漱了口,回头夸赞。

靳灯闻言一怔,“谢谢。”

老妈自从卧床之后,她就特意去找人学了**,有时间就过去给她舒缓筋骨。

现在她几天没去看了,老妈可别太担心她啊。

压下思绪,她带着几分侥幸的说:“我什么时候能回去啊?”

霍域一笑,原本清肃的面容竟然勾了几分温和的微光出来,“明天。”

“啊?”靳灯一瞬间睁大了眼,有些惊喜的看他。

霍域靠在沙发上,还是大马金刀的坐相,单手支着下巴,“你明天得去陆家了。”

靳灯摇头,“我不去陆家。”她虽然和陆晟住在一起,但是却住在陆晟名下的别墅里,她可从没进过陆家。

但是就算没进过也知道,陆家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儿,如果可以,这辈子她都不要再犯上干系。

谁料这一句话,她看到霍域脸上的温和蜕的干干净净。

“我要去医院陪我妈,这两天没去,她该着急了!”她心头一紧,赶紧低头,喃喃的补了一句。

真是可怜死了,老天啊,他到底是什么人,他让她去陆家不会是想要挟她做什么事儿吧!

这念头在脑子里一晃,很快被靳灯否认了,他既然调查过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在陆家可是什么地位都没有。

霍域口吻越发清淡,“你应该跟你爸爸多亲近亲近,我听说,他半月前还找过你。”

靳灯这两年也不是白混的,哪里还听不出他的意思,于是强压住心头一丝悸动,揪着衣角,柔柔的说:“我也希望有个爱我护我的爸爸啊,可是这么多年,我和妈妈在外面,也没见他来关心过我们,亲情这种东西,不是我想要就能要的,哪个女孩子不想有一个伟岸的父亲给自己撑腰呢。”

说着说着,眼眶一红,险些掉下泪来。

她本来声音就蠕蠕软软的,很清颖。

抽噎起来更是仿佛往人的心口上抚羽毛似的,丝丝柔柔沾满心间。

此刻肩膀一耸一耸的,霍域看不到都难。

“我,我也想有爸爸,和爸爸亲近的。”她也不掩饰了,红红的眼睛就盯着霍域看,这话可一点都没有作假。

她这眼泪攻势,任个男人看了都会心软,不忍继续这话题,可霍域嘴角噙着一丝弧度,压根没看到似的,自顾自的说:“你想想,我要捏死你,是不是只要两根手指?你不听话,不好。”

平淡的语气,却透着万分的威胁意味。

靳灯吓得眼泪一止,头低的更低了。

下一瞬,她的下巴却猛然一痛,她被霍域用两指捏住了下巴,强行的抬起了头,她吃痛的想挣扎,却怎么也甩不开。

这人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靳灯看清这点,心沉的厉害。

“你,应该和陆震天搞好关系。”他矜傲的唇线一开一闭,“知道了么?”

手指的力度又加了些许。

靳灯疼的哪里敢摇头,连忙仓皇的看他,示意自己听懂了,心里已经把霍域十八代底朝天的骂了个遍。

霍域这才满意的松开她,“听话才对。”

此刻,靳灯的下颌明显有两个红红的被捏出来的手指印。

靳灯偏着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在这人面前被吓得丧了理智,“你想让我怎么做?”

“你知道陆家大小姐陆宁夏明天要订婚么,而男方,是鲁宾汉,你的未婚夫,明天上午应该也会回你们的家,和你一起去参加订婚宴。”霍域深邃的黑眸里,闪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靳灯的双瞳,猛然紧缩了一下。

鲁宾汉,她打小不懂事的时候就一心喜欢的男人。

以前她喜欢了他7年,最开始,她一心完美学业也是因为他。

她想要让他看到,其实她也是优秀的女孩,他也可以像她那么喜欢他那样,试着来喜欢她。

少不经事,又有点娇蛮的女孩,一心只以为只要自己喜欢的,那不管是人还是东西,她都能够得到。

可等付了心才知道,有些东西就算你再追,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靳灯喜欢鲁宾汉,就跟发了失心疯一样。

一颗心只看得到鲁宾汉,仿佛他就是天,就是地,就是全世界。

她的自尊都被她自己抛开喂狗了。

直到两年前鲁宾汉生日那天。

鲁宾汉生日宴并没有邀请她,而靳如歌担心她又闹出什么破事儿,就把她关在家里。

靳灯是满心委屈,又是哭又是闹最后干脆用玻璃碎片割了一下自己手腕才惊得靳如歌开了门,她就趁着这个间隙不管不顾的跑了出去。

谁知道等她到了他家的时候,却看到了鲁宾汉在跟自己最好的朋友陆宁夏接吻。

她那时候还不知道陆宁夏是这个陆家的孩子,也从来没有想过陆宁夏接近她会有什么目的。

她长的太漂亮,偏偏性格比较内向,有点不善言辞。

在别的同学看来就是假清高不好接触,所以那时候跟她玩的好的一个都没有,陆宁夏接近她,揣着伪善的知心和善解人意,让她防不及防。

结果就是,她一直追逐的鲁宾汉,竟然被她认为是她最好的朋友给抢走了。

她气的红了眼,一怒之下冲上去就去抓陆宁夏,刚抓到了她头发,结果,她就被保护着陆宁夏的鲁宾汉一脚踢趴下了。

跪在了陆宁夏面前,最后他看她死也不肯道歉,就让人把她扔出了鲁家。

那一天她失魂落魄的跌在人家家门口,有车子袭来,她进了医院。

眼角膜破损,她经历了一个多月失明的时间。

噩梦却一个接着一个袭来,靳如歌病倒了,肾衰竭,靳门无主支撑。

以前得罪的那些小三小四轮番找关系来欺压,同行的对手公司也不甘示弱,靳门被打压的喘气都艰难。

公司临近倒闭,家境一落千丈,连靳如歌的手术费都变成巨额负担。

人面临这种状况,如果还一味沉溺于感情,那死无葬身之地也是死有余辜。

意识回笼,靳灯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她不明白自己对他来说,到底有何用处,陆震天和她的关系,不会再坏,也不会再好。

……

八月初二,邺城大户陆家正在大肆操办陆家二小姐的订婚宴。

听说男方也是来头不小,是邺城最大玉石商鲁氏的少东家。

不过这订婚宴竟然在陆家祖宅操办,倒是耐人寻味。

陆家做军火生意起家,到了陆震天这一代,更是发展的家大业大。

陆震天是传奇人物,除却了他的雷霆手腕之外,更被邺城人津津热道的是他是个**专业户。

陆大爷这么多年抬进门的小老婆,全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而这些女人的孩子,无一不是被陆老爷子接进陆府,好生抚养。

直到今日,陆府外来的少爷小姐,已经有了十二个。

小说《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 第2章 有趣的“兔子”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