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趣读文学网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宫廷暖婚:摄政王甜宠妃
宫廷暖婚:摄政王甜宠妃

宫廷暖婚:摄政王甜宠妃 晴阳 著

已完结 褚诗莲符墨

更新时间:2019-12-06 16:12:00
热门小说《宫廷暖婚:摄政王甜宠妃》是晴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褚诗莲符墨,内容主要讲述:褚诗莲被司徒掣悔婚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整个春阳城都那她做茶余饭后的笑柄。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却突然出现,助她夺回家产,打脸前未婚夫。本以为是为了利益,却未曾想到摄政王三年前早已钟情于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五行星宿,什么有的没的侧王妃,统统给我闪开!“摄政王,我们不合适,您还是送我回春阳城吧。”“通知下去,我迁府到春阳城,有什么事务让他们都到春阳城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嘉裕五年,初雪刚落,整个春阳城显得有些孤寂。

裹上最后一件貂绒,褚诗莲望着窗外的枯枝,感叹娘亲离开后的春阳城都没了原先的气候。

“大小姐,老爷和二小姐已经在楼下等您了……”侍女扣了扣门,伏着身子,低声喊道。

侍女偷偷的撇了眼褚诗莲,只见向来雍容娴雅的大小姐紧蹙着眉头,眼神冰冷凌厉,跟平时判若两人。

“改口真是够快的。”褚诗莲只消一眼就让侍女立刻住了嘴,稍稍一提脚步,朝着前厅的方向走去。

侍女心虚的咽了两口口水,看着褚诗莲走远,这才低声跟自己的同伴抱怨:“夫人回娘家后,大小姐这性子可是大变!”

“可不嘛……这夫人一走,老爷就把外面的给带回来了!哎哟,这……”另一个侍女进屋刚准备收拾,床榻边上的空酒坛就绊得她一个踉跄。

褚家大小姐向来受宠,绫罗绸缎,宝石玉器,这屋内哪一件东西不是价值连城的?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这屋内地上一片狼藉,空酒坛四处堆放,杂乱无章,谁都不曾想到表面上光鲜亮丽的褚大小姐能从这样的屋子里走出去。

“嗨,老爷就是支走了夫人,想抓紧时间把这位二小姐认回来。”

“甚至跟大小姐订亲的掣公子也给那位二小姐勾走了!可不得不说,二小姐肯定不简单哟。”

“掣公子真的悔婚,那到时候大小姐不是沦为整个春阳城的笑柄?!”

刚想着回屋别个簪子的褚诗莲正好听到两人的议论,方才凌厉的神情又黯淡下来。

父母亲这般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一直是春阳城的一段佳话,现在父亲在外面竟然有同自己一般大小的小孩...

想到这,褚诗莲怒火中烧,转身朝着前厅走去。

她倒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前厅内,暖台都从屋子中央挪到了那个坐在角落中的女子面前。

相貌清秀,一身简洁素衣,削肩细腰,一把青丝绾于脑后,而那一对鹿眼,更是让人心生怜悯。

与这女子不同,褚诗莲刚从侍女撩开的门帘中进来,光是上身那件貂绒就富贵异常,更别说那手腕上、脖颈上的金银翡翠首饰,五官精致,巧笑盼兮,眼眸灵动,虽说贵气却又不俗媚。

周遭的侍从一见,这二小姐五官比大小姐可逊色不少,但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更得男子欢心。

“莲儿来啦,你们姊妹坐一边吧。”褚老爷稍稍抬手吩咐道。

褚诗莲自上而下瞧了一眼这女子的面容,挪步走到垫着皮毛的坐垫的位置上,头也不抬:“爹还真是爱说笑,这屋子里哪里有什么姊妹?”

听到这话,女子和褚老爷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

侍女立刻端上茶来,一盏白玉骨瓷雕花杯,里面乘着的茶汤也是上好的成色:“大小姐,今天是您喜欢的煎茶,用了刚挖出来的雪水。”

孰主孰客,高下立判。

女子瑟缩的神情在这时候显得更加惹人心疼,褚老爷见状,数落道:“莲儿,你这话哪有一点当姐姐的样子?”见褚诗莲没有任何动摇的神情,跟侍从说道:“真是够没眼力见的,还不赶紧也给二小姐倒一杯?”

“父亲,我喝的茶向来只有我一个人的分量,那处的两个杯子怕是装不满。”见了褚老爷的态度,褚诗莲心中怒火更盛,而她刚才就看见那女子身侧的茶几上是两个杯子,看来是还有一位“不速之客”。

说曹操曹操到,褚诗莲话刚说完,便听到门侍的喊声。

司徒掣撩开门帘走了进来,眼神触及到褚诗莲时明显一顿,紧接着低下头来:“褚小姐,关于我们的婚事……”

“掣公子这才刚进门呢,就如此迫不及待?”褚诗莲语气带怒意地说道。

“姐...褚小姐,我跟掣公子今天特地前来,还是想有些话跟褚小姐说清楚才妥当。”这时候女子开了口,声音异常细软,听来更是惹人怜爱。

褚老爷看了一眼司徒掣有些发黑的脸色,稍稍蹙眉,低声吩咐道:“莲儿,掣公子特地过来,有话要跟你说。你就好好听着!”

“掣公子现在新欢在怀,来不来这里与我何干?更何况,你们有什么事自行商议不就行了,跟我有什么好说的?”褚诗莲侧脸扫了一眼那女子,露出一丝不屑。

就是这个一袭素衣,楚楚可怜的女子,让她褚诗莲以及她的娘亲即将成为春阳城的笑柄。

不得不承认这祝婳确实是个有手段的主,知道要攀上司徒掣这等身份高贵之人父亲才有可能接纳她,甚至还能让父亲命令她交出茶铺的管理权来,美曰其名:补偿!

呵,那可是她和母亲辛辛苦苦才创建的。

“褚小姐,这都是我的错,我明白公子是我不该动心的人……但还请你不要让掣公子为难,别的我什么都答应你。”祝婳看着司徒掣被褚诗莲一句话给噎住,松开自己咬紧的下唇,语调都带着哭腔。

褚老爷把自己贴身的手绢拿出,吩咐侍女递给祝婳,侧过身来严厉的训到:“莲儿!你怎么能说这些话?你的教养哪去了?!”

“一个订婚之后另找新欢,一个刚进家门就要分的家产,别说,你们二位还真是挺配的。父亲您给这样的人撑腰,不伦不类,传出去了丢得是褚家的脸!”褚诗莲看着手边的白玉杯子倒映出自己那双跟娘亲极为相似的眉眼,神色凌厉起来,仿佛一头被激怒的小狮。

祝婳听到褚诗莲明里暗里对自己嘲讽,只能也使出杀手锏来,站起身作势就要给褚诗莲跪下,含泪带泣的说道:“姐姐,我和掣公子的确是真心相待,你就成全我们吧!”

“婳儿,婳儿……”司徒掣连忙将祝婳给掺住,抬起头看向褚诗莲的神色都带着一丝凶狠:“褚小姐,你这是无理取闹!我对你本无意,莫不是要这般死缠烂打?恬不知耻?”

“明明是你们...”褚诗莲气的瞪大了杏眼。

“啪……”

“褚诗莲!”褚老爷抬手狠狠的打了褚诗莲一巴掌,发怒的声音提高了不少,传到了屋外。

小说《宫廷暖婚:摄政王甜宠妃》 第一章 野种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