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阎王的作死小娇妻完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秦晟逸吴德楠) 大结局无弹窗

读趣文学读趣文学 2019-01-11 18:24:05 1

《阎王的作死小娇妻》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秦晟逸吴德楠的小说叫做《阎王的作死小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朱色绯夏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身下流血的没穿衣服女人,从一堆牙齿尖利地血蚯蚓中,惨叫着爬上地面。灯已经灭了。仅有手机屏保地微弱光亮,让人勉强可以看清眼前的这一切。我万分庆幸自己及时关掉了直播,不然的话,画面将会引起极度不适。恐...

《阎王的作死小娇妻》 第七章 免费试读

一个身下流血的没穿衣服女人,从一堆牙齿尖利地血蚯蚓中,惨叫着爬上地面。

灯已经灭了。

仅有手机屏保地微弱光亮,让人勉强可以看清眼前的这一切。

我万分庆幸自己及时关掉了直播,不然的话,画面将会引起极度不适。恐怕我们的直播间要被投诉了。

秦晟逸只看了一眼,就把视线转向我,还抓住我的手,信誓旦旦地保证。

“老婆放心,在我眼里,**衣服的你才是最美的。”

虽然他的求生意识已经算是可以了,但是当着两只鬼一只猫谈论我的裸体,让他幸福的收获了我毫不客气的一个耳光。

“滚!”

不敢对我们夫妻的日常互动发表意见的秦迪,只能把戾气发泄在女鬼身上。他从秦晟逸的影子里跳出来,冲着那张还挺漂亮的脸就是一顿乱划。

没一会儿,女鬼的脸就起了一堆刨花丝儿。

血淋淋的肉皮,带着肌肉和血管突出在外,蜷缩着,扭曲着,乍一看,跟昨天晚上的李月琴,真的很有姐妹像

秦迪动手就算了,还进行人参公鸡。

“还想**我家主公?也不看看你那张脸,跟你那老姐妹的血蚯蚓脸挺凑趣的,还是别恶心别人了。”

女鬼本来是来夺回鬼婴,孩子没抢回来又被伤了脸,躲都躲不开,张嘴就是一声狂啸。

狂啸让她的鬼力飙升,浓得有如实质的怨气,连忙着磨爪子的秦迪都承受不住,被冲了个跟头。

眼瞅着秦迪翻滚着往天花板飞,我急忙伸手把它抱回来。

没在怀里暖一秒,又被秦晟逸扯走了。

“不许抱他。”

我似乎闻到了一股醋味儿,正想跟秦晟逸算算账,眼尾就瞥到一条红色的影子。

“小心!”我推开秦晟逸。

李月琴的利爪抓了个空,另一只手又朝我抓过来。

秦晟逸一只手抓着秦迪,另一只手抓着惨白小鬼,这时候要帮我,只能放弃一个。

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做出了决断。

小鬼被扔向空中。

李月琴一直都是个很有小聪明的女鬼,这会儿她就表现出了这点,直接放弃了对我的攻击,往上追小鬼去了。

秦晟逸把我抱在怀里,又把秦迪往自己脚下一扔。

“自己待好,再惹麻烦把你阉了。”

秦迪不敢吭,老老实实的钻进秦晟逸的影子里不见了。

秦晟逸护着我向后退,在我们走动的时候,一片一片的血蚯蚓跟割不断的韭菜一样,一茬一茬得长上来,紧紧追着我们。

只差一步,我的脚趾头就要多几个洞了。

没一会儿,林雪平静了下来,李月琴也救回小鬼还给林雪,两个一左一右将我们两个包围了。

“这次,看你们还往哪儿逃。”

“逃?”

秦晟逸不屑地冷哼。

“无知和愚蠢,一体双胞,从来都是形影不离。”

说完,他打了个响指,几篷黑色烈焰从林雪和李月琴的脚底燃起,直接将她们两个捆成了粽子。

两个女鬼和一个鬼婴,这时候才意识到危险。

李月琴还要挣扎。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这么厉害?”

“秦晟逸。”

林雪一脸困惑。

“秦晟逸是谁?”

“你们不需要知道,下次投胎,遇到我别再过来送死就可以了。”

秦晟逸说完,正要像以往一样,把三个鬼烧成灰烬,就被一声遥远的求饶声打断了。

“主公!手下留情!”

紧接着,一团黑烟从窗外飘来,落到我们面前的地上,变成一个蜷缩着跪拜的男人。

“主公,臣李青,求主公饶过我的妻儿。”

妻儿?

说的应该是林雪和鬼婴吧。

在那个男人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好奇的多看了几眼。

长得也还算清秀,但跟秦晟逸比起来,就差得远了。

但这没什么用。今天整理林雪的资料时,我就发现了,虽然资料上显示,林雪一开始对这个冥婚很抗拒,也曾经发过一些寻求帮助的帖子。但很快,她的搜索和发帖,就全变成了“如何让鬼夫更爱自己”。这说明林雪生前和这个李青还很恩爱。

但就算恩爱,林雪最后也因为生鬼婴死掉了。和吴家的《溯鬼宝鉴》上说的一样:和鬼冥魂的女人,最后的结局,只有死。

这跟奶奶和李桐花跟我说的也没什么区别。

这么一想,我要跟秦晟逸离婚保命的想法就更坚定了。

还有,就连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李青,都喊秦晟逸主公,他到底是什么鬼?

当着我的面,秦晟逸并没有和李青多啰嗦,似乎怕我发现什么。

“林雪虽然是导致李月琴自杀的原因之一,但这么多年来,她为了保护林雪,一直都陪在她身边。也趁着李月琴不注意,救过很多人。特别是昨晚,对于本王的夫人,也手下留情。不过刚才,她企图**本王,还是要罚。本王就罚她终生不得再入这校园一步,否则灰飞烟灭。现在,你可以把她带走了。”

原来昨晚鬼胎衣救我那一下,背后有这样的隐情。

秦晟逸的前半段话勾得我忍不住回忆这两晚的事,种种蛛丝马迹,都证明林雪和鬼婴,放水了。

不过既是林雪害得林月琴,为什么李月琴不找她报仇,两个鬼还出双入对互帮互助?

因为忙着分析,我没注意秦晟逸后半段话说了什么,等我反应过来时,李青已经把自己的老婆儿子带走了。

林雪都放走了,也不好厚此薄彼,最终,李月琴也没杀,秦晟逸派秦迪把她送去地府,让阎王依据冥律处置。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有些太简单了。

不过,等我收到秦晟逸给的佣金时,我有点理解了,这么简单的处理方法,我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整整两个晚上,折腾的我连觉都睡不好,才给一百块佣金?

我还不如穿着熊本熊壳儿去发传单呢!发传单一天都能给100。

看到我一脸不爽,秦晟逸解释的声音都小心着。

“咳咳,主要是这次的事,基本都是我出力,你全程陪跑,再给大笔佣金,不合适。”

“呵呵。”

我笑了笑。虽然他说的没毛病,但是我还是很生气。

“哥屋恩!”

从地府赶回来的秦迪,跳着脚骂我拔x无情,被我拿着拖鞋砸了两下之后,又被秦晟逸拖走了。

我的坏心情,吓得第二天赶回来上课的张盈盈和师苑芳都不敢问我昨晚后来发生了啥。

但下课后,我们又遇到了更让我愤怒的事。

就在我们将要走进教学楼时,一个矫健的身影突然从一边冲上来,越过我们,拦住了走在我们身后的一个女生。

“妖孽,还不快快素手就擒。”

说着,她还拿出一柄桃木剑,用剑尖指着那个女生。

我们三个被这个变故惊了一下。张盈盈立马回过神来,把我和师苑芳拉到身后,拿着手机打开直播间,对准了两个当事人。

我对她的机智,很是钦佩,尤其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居然还能打出一个“黑猫警长现场驱魔,青天白日为哪般。”的长标题。

就像张盈盈直播标题上写的,拿出一柄桃木剑,指着另一个女生的,正是一个穿着一身阿迪运动套装,脚上套着一双耐克鞋,扎着长马尾,带着黑猫警长面具遮着半张脸,看起来英姿飒爽的小美女。

而被她指着的,却是一个整张脸都用绷带裹满了的女生。如果不看那张绷带脸,她一头微卷的齐肩长发,一身剪裁得当的连衣裙,还有一双金色系带细跟高跟鞋,将整个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窈窕修长,还是很有女神气质的。

张盈盈真挺有艺术细胞的,这两个女人放在一个镜头里,绝对是抢眼的很。

就在大家都期待着接下来的剧情发展的时候,第三者出现了。

一个长相挺普通,穿着也是扔在人堆里找不出来的女生,突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双臂打开,像护崽的老母鸡一样,挡在了桃木剑面前。

“她已经那么惨了,你还想怎么样?”

拿着桃木剑的小美女“咦”了一声,有点不敢置信地看了看她们两个,然后把剑收了回去,伸出一只手,掐算了半天。留下一句“今日不宜,改日再来。”就转身走了。

她走了,好戏也没得看了。张盈盈遗憾的收了手机,正要招呼我和师苑芳一起走,忽然她惊讶的又看了一眼手机,“啊”的惊叫了一声。

我急忙把手机夺过来。

只见,屏幕上居然出现了房娟的脸!

就在那两个女孩之中!

“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她都这么惨了你们居然还录像?信不信我去找警察告你们啊!”

一道黑影突然从旁边飞过来,砸向我的手。

我急忙往后一躲,却踩到了身后不知谁的脚,身子一晃,眼看就要摔到地上。

这时,一双微凉的手,忽然从从另一边冒出来,托了我一下。

这时,张盈盈已经赶了上来,扶住了我。

等我回过神来时,刚才感受到的那双手,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了。

差点把书包轮到我脸上的长相普通的女生,一击没中,就被两个发现了这边变故围过来的男生拦住了。

这两个男生看起来有些眼熟,似乎是曾经给师苑芳送过礼物的。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爱诗会”的成员。

师苑芳对他们两个也是认识的,还对他们笑了一下。

那两个男生就更卖力了。

早上上课的人很多,这么一停顿的功夫,本来因为黑猫警长的突然出现愣了一愣,没有及时围过来的学生们,现在也挤了过来看热闹。

只是一眨眼,我们五个女生,就被围在了人群中间。

看到人多了,那个长相普通的女生,看起来就更凶了。

她挥舞着书包试图挣脱拦着她的两个男生,又有几个眼熟的男生上前帮忙。

那个女生一看怎么都够不着我,改为威胁:“你还不把手机交出来,真的要让我叫警察吗?”

“这……”

张盈盈犹豫了。

说破了天去,没经过当事人同意,张盈盈拍了她们都不对。

但是交出去,如果失去“灵异直播间”附件,损失可就大了。

“既然这样,直接把这个手机交给我就好了。”

一个人挤进来,抓住了普通长相女生的手臂。

长相帅气俊朗的他,一身警服,正气凌然地站在阳光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